-木漏れ日·木洩れ阳-
◇树叶隙间的斑驳阳光。
————————————————
摸鱼or脑洞堆积、杂记&胡扯。
-管理人-入江@爱与和平之魔女
pc Background PID=21150067
phone 壁纸绘师 きろば

~泉~

#从家中逃出来了。

一边在心中默念,一边发动了车子引擎。

全部财产?一辆车,一件高领毛衣,一件薄外套,一条长裤,和拼命打工攒下的几万日元,仅此而已。

自己还真是有勇无谋呢……裕也(泉)暗想到。


“狐狸精!!” “滚出去!!!!永远也不要回我家来!!!!!”

对着裕也喊出这些话的,是那个从国中起就一直疼爱着并非亲弟弟的自己的好哥哥——藤原苍也。

本以为只要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享受着养母与哥哥的家族之爱,就可以平凡地度过一生。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不小心忘记了与苍也的约定,会令苍也推开自己房间的门。

——看到了吧,裕也与父亲的“交易”。

五年前,孤儿院的泉,见到了藤原议员。

“我可以给你一个正常的家庭,但我有条件——”

拥有一个家庭,是孤儿院的孩子们梦寐以求的。即使是父亲,藤原先生以前对泉做过那样的事,但与这个愿望比起来……。

“让你成为我家的次子。”实际上也的确是次子,但这次大概是名正言顺的吧。

但需要付出“身体”。

毫无疑问,父亲是爱着母亲的。完美继承自母亲外表的泉,即使是男性。

父亲对母亲的爱简直到了一个无可救药的地步……泉是这样想的。

就这样,以在每个月的特定日子扮演自己的母亲,与父亲做“那样的事”为代价,泉在那个家庭度过了梦一般的五年。

四公里……五公里………七公里…………

离家越来越远,苍也那张充满了惊愕与愤怒的脸仍然挥之不去。

对养母,对兄长深深的懊悔压在胸口……泉大口呼吸着,却无济于事。

每一次红灯都令裕也焦躁不已。

因为比起悔恨,积压在心中更多的是——逃离。



#停在了便利店门口。

开到了另一座城市吧?渐渐冷静下来的裕也被自己的胃提醒了晚饭的问题。

“真没办法……”

裕也拔出车钥匙,向便利店走去。

他在思考以后的归所,随便找个地方打工,或者偷东西?——总之,不想再回去了,永远。

“换洗的衣物和盒饭……”

泉站在食物货架前挑选着。或者干脆吃寿司吧?

对面面包货架前的瘦小背影引起了泉的注意。

大概是个从病院偷跑出来的小患者吧?看到他那蓝白相间的病院服,泉这样想。

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的样子……错觉?

现在也没和他搭话的心情,泉匆忙挑了盒饭,排在结账队伍的末端。

“抓小偷啊!!!!”

一个像是店里搬运工的中年男人从货架间冲了出来,吸引泉的注意。

下意识地回头看,一个绿色的身影略过眼前。

——那个小男孩,长着一张令泉惊异的面孔。

“忌部……一树?!”

好不容易等到了那个追出去的中年大叔回来,那孩子却不见踪影。

“真是的……居然让那个小偷小鬼跑了!!!白白损失了一份便当。”

中年大叔擦擦汗,坐在凳子上叹了口气。

“那个……可以的话,让我替他付钱吧。”

“诶?啊,不用不用。不用麻烦客人您”

“那孩子是我的远亲,听说最近得了重病……大概是从医院偷偷跑出来的吧。

给您添麻烦了十分抱歉。”

泉鞠了一躬,伸手在口袋里摸索。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那样子也不像是生重病啊,哈哈哈哈——”

带着怀疑的口气,中年人大声笑了出来。泉也略带着歉意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五百日元。

“那孩子得的是这里的病。”

泉指了指他的太阳穴。

“望您体谅。”

“那还真是抱歉,小姐。”

中年人呵呵笑着去找钱,泉却摆摆手走出了便利店。

“剩下的就当做赔礼吧。”

——这样,多少都会得到些安慰吧。

即使心中明白,那孩子不可能是忌部一树。

※此处【忌部一树】是《纯白画框的风景画》中主角。

怀着这份安慰,泉打开了车门。

——感觉轻松多了。

就这样发动引擎离开了这里。

#正是堵车。

一根绿绿的发丝出现在后视镜。

“谁!?”

泉惊恐地回头望去,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嘻嘻——”

眼前的少年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忌部……”

“忌部?那是啥?”

这是个表里如一的孩子——此时的泉在心中得出这个结论。

当然也十分清楚这不可能是一树,如果活到现在,一树应该和自己一样大了(19-20)。

可眼前这人,无疑只有六七岁。

“到底是什么呀!忌部!”少年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尖声叫起来。

“抱歉,我认错人了。”

但实在是非常像,即使那位逝者的样貌已经在泉的脑中模糊了。在表现出歉意的同时,泉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你是从什么时候上车的!!!??”

似乎是在后座地上睡了很久,少年坐在后座上伸了个懒腰。

“当然是在那个便利店门口啊——啊,大哥哥,下次要记得锁车门噢!”

面对他略带嘲讽的语气,泉想说些什么却也无话可说。

“还有……”

少年凑到前座来,歪了歪头。

“我叫树(Itsuki),不是一树(Katsuki)。”

“姓氏呢?”

少年眨了眨眼。

“没有。”

“…父母呢?”

“没有。”

“怎么可能……别开玩笑了,你父母会担心死的。”

少年沉默了,缩回后座的角落,打开泉付过钱的面包啃了起来。

“你是医院里跑出来的吗,我把你送回去吧。”

“不是。”

停止吃面包的动作,少年抬起头。

“我没有父母,从记事开始一直是这样生活过来。”

本想反驳的泉,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他的脸。那种眼神,不像是十几岁的孩子。绿色的双眸中透出泉从未看过的认真神情。

——这应该不是说谎吧。

泉在心里暗想。

“你……抱歉,我一个人大概照顾不好你。”

“把你送到最近的孤儿院怎么样?”

“孤儿院?”

“收留你这种孩子的设施。”

毕竟与忌部的样貌相同,也不想赶他出去。

“不——才不要!”

树倒是干脆地拒绝了。

“放心,我几个月吃一次饭也不会死啦。

而且,你还真觉得是因为你忘了锁车门吗……?”

这后半句话让泉出了一身冷汗。


“哈哈哈——骗你的啦!”

树扯了扯泉的脸,笑着说。

“放心啦,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带我走吧。”

“那样说不好会变成诱拐犯啊……”泉叹了口气。

“抱歉,我真的不能收留你,不用吃饭也不行。”

“真小气。”

树吐了吐舌头,坐回后座。

“不带我走,你可是会死噢。”

这样在后座嘟囔着。

这孩子……中二病太严重了。


评论

© 入江真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