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漏れ日·木洩れ阳-
◇树叶隙间的斑驳阳光。
————————————————
摸鱼or脑洞堆积、杂记&胡扯。
-管理人-入江@爱与和平之魔女
pc Background PID=21150067
phone 壁纸绘师 きろば

纯白画框的风景画(1)

说好的开新坑。

因为一点缘由想写关于弱智的中二故事,少量内容向某猎奇游戏(4F安息科病栋)致敬。

不擅长的上帝视角和学园以及恶心的分镜头装逼日文名和题名废,起名真的好难啊。

觉得标题文艺小清新一定是你的错觉,喝喝

————————


-人……拥有灵魂?

-人的灵魂存在于何处?

-那么……不健全的身体中就不存在灵魂吗?


[2006/10/23]

#忌部一树(Inbe Kazuki)

今天也是普通的早晨。

私立木漏中学一年级B班的学生们都早早地来到教室,或是说笑,或是预习,准备开始一天的学园生活。

直到那最后一个空座位的主人拉开教室的后门,一个看起来有些怯懦的消瘦男生踏进了教室。

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

男生有些尴尬地微笑着:“早上好……”

没有人回应,直到另一个男生打破了沉默:“早上好啊忌部,今天也是第一诶!今天的你看起来也很白痴嘛。”

他在……说什么?

无法理解的忌部只得站在原地僵硬地笑着,即使大脑中拼命检索回应的话语,也无济于事。

“谢谢你。”

母亲对自己说过,要对愿意与自己交流的人表达感激。

教室里爆发出了哄堂大笑。

“哎呀呀,田中君真是的。”“捉弄忌部之类的,也太无聊了吧哈哈哈。”“那家伙可是有心脏病啊,小心别把他气死咯啊哈哈哈——”

同学们一边笑着,一边毫不在意忌部的感受大声地交谈。而忌部,仍旧是因为无法理解而呆站在后门边,像幅劣质艺术画般呆滞地笑着。

早自习的铃声打响,教室中的笑声渐渐消失。学生们都急急忙忙地赶回座位,走廊上回荡着高跟鞋的脚步声。

“奇怪了,安藤老师平常不穿高跟鞋的吧?”“谁知道呢……”

感到众人的视线从自己身上移开后,忌部悄悄走向自己的座椅。

如同平常一般,下意识地伸手去拉出椅子,这次却扑了个空。

“咦?”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忌部再次伸出手去拉椅子,仍旧没有椅子。“我的……椅子?”忌部只得在班里环视一圈,然后便在不远处发现了自己的椅子。“怎么回事…”放下书包的忌部小跑着向他的椅子。

正当这时,教室的前门被缓缓推开。一个看起来有些上年纪的女教师一边大声说着话一边用高跟鞋踩着嗒嗒地走入了教室:“我是替安藤老师代课的福田老师,安藤老师身体有些不适,由我来为大家代一段时间的课……你,怎么回事?”

福田老师向正在搬椅子的忌部投去异样的目光,但忌部像是没听见似的仍然搬着椅子。

“喂,你!”

这才注意到老师的忌部,傻傻地笑着望向老师:“您是?”

“我是为安藤老师代课的福田老师,请你赶快回到座位上,我们要开始上课了。”

“代课……?请问代课是什么?”

“你……”

“别理他啦老师,他是个弱智。”看得出来老师要爆发怒气,田中赶快插了句话,当然,不是想为忌部解围。“再不喜欢同班同学也不能这样诋毁人家吧。”

“不是诋毁呀老师,忌部同学就是脑子有问题。”

“是呀,大家都知道的。”另一个同学也跟着附和起来。

“是吗……真抱歉,安藤老师没有告诉我。”看来已经相信的老师投去抱歉的目光。“不过他的椅子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是北乃同学啦!北乃同学像是想跟竹中同学谈事情,就把椅子借去了。”

一瞬间,同学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北乃英子的身上,有的小声笑着,有的窃窃私语……

“什,什么呀!!我只是忘了还给他而已!”不想被集中目光,北乃用惊人的音量反驳着。

“好了好了,大家都安静一些。北乃同学,你也有错。”

“是,是……”被老师点到名的北乃英子刷地低下了头。

“还有忌部同学,快点把椅子搬回去坐好吧,我们要上课了。”福田老师使劲地敲了几下桌子,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是。”

上课中,讲完课的福田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道题目,可以说是简单至极。大概是这样,教室里才没有人举手。

叹了一口气,福田老师拿起了花名册。

“13号。”

“是!”一树条件反射似地弹了起来。

“哦哦,就是你啊,你会吗?”福田老师敲了敲黑板。

“那个……这个。”

不喜欢被集中目光的一树苦苦思索着。

“好了你坐”“是1!!!”不知从哪听到的一声“1”,一树便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地大喊出来。

一树后座的男生偷偷地笑着,紧接着,教室里爆发出了哄然大笑。

那样大的喊声,现在看起来也好像是嘲笑自己一般。


#藤原苍也 (Fujiwara Souya)

“说吧,你是不是又欺负一树了。”

“对,对不起!!!只,只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哈?开玩笑?!谁信啊!!!!”

这个揪着田中衣领的人,就是A班的混混头藤原苍也。

虽说是混混头,但也只是统领了一帮混混手下而已,藤原本身也不会做什么坏事。

并且,他也是可以称得上是学园王子的人——学习不错,阳光帅气,父亲藤原有仁是国会议员,很有桃花运。除了有些冲动外,可以说是算得上是国中男生理想的形象。

然而这样的藤原,却是忌部一树的青梅竹马。

藤原家与忌部家是邻居,因此,这两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小学时,当了一树六年的同学的藤原,也是一树的守护者。每当一树遭人白眼时,藤原总是第一个冲上去把对方揍一顿。

升入国中后,虽然两人被分到不同班,但藤原仍是会在下课时第一个冲到B班来揍人——现在的场景便是这样。

“不要这样啦……苍也。”一树在旁边微笑着阻止正要一拳头砸在田中脸上的苍也。

“笑得那么大声,不用想都知道这混蛋对你说了什么吧!!??你!!……哎。”面对这样的一树,藤原总是想生气都生不起来,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我很感谢田中同学……能与这样的我搭话。”

“……好吧。”像是泄了气一般,藤原缓缓松开了手,但他马上又瞪着田中的脸说道:“下次再欺负一树,我把你从这面墙打到那面墙。”“咿——?!好,好的,我我我错了藤原同学!!”脚底打着滑,田中就这样踉踉跄跄地跑出了教室。

“嘁,小人。”藤原瞪着田中消失的背影,不屑地说着。

“好啦苍也,我没有生气。”一树仍是带着一脸微笑劝着藤原。

“好吧,看在一树的份上我就不生气了。但是你啊,下次也给我反驳几句啊,真是……连我都看不下去了。”

“……一直以来都麻烦你了。”一树的笑容变得有了意思歉意。

苍也的脸颊有些泛红,但又立刻露出爽朗地笑容,揉了揉一树的头:“没关系啦,是我跟忌部阿姨承诺要保护你的嘛!”

“十分感谢……”一树会心地笑着。


“啊对了!忌部阿姨说你的药忘带了。”说完苍也便摸索着身上的口袋。

“咦……什么药?”“心脏病的药吧…”苍也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板白色的药片,塞到一树手中:“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忘呢。”

“谢谢,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没事,啊——不过忌部阿姨说你很早就出门了,怎么这么晚才到学校?”提到这个,一树就变得有些为难。

“说啦没事,我又不会欺负你。”

“那个…苍也……啊。”

一树叹了一口气,像是做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

“我…好像看见了。”


“——神明。”


[待续]

————

草我在写什么!?完全意味不明的感觉。

跟标题完全搭不上边之类的才没有

也没有一树×苍也这种cp(一树是我儿的

评论 ( 5 )

© 入江真紀 | Powered by LOFTER